燕赵风采排列7 - 科幻灵异 - 网游大相师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我认识

河北福彩排列五日期:第四百四十七章 我认识

        不多时,左旸与陈怡便在游戏中的苏州城见了面。

        “左旸,你现在怎么才40级呀?”

        两人才刚刚组好队伍,陈怡就十分意外的问了起来。

        这倒也不怪她大惊小怪,虽然现在在游戏当中,更多的时候玩家们已经不像以前的游戏中那样在意等级,更多关注的是诸如“驾轻就熟、融会贯通……”之类的实力评级,但不可否认的是,通常情况下玩家的等级与实力评级都是呈正比的,毕竟刷修为值的时候,经验值也就顺便刷了,因此综合实力不错的玩家,等级一般都不会太低。

        而像左旸现在的40级在游戏中是一个什么水平呢?

        这么说吧,目前锦绣工作室的成员们中等级最高的是游戏名叫做“醉酒当歌”的徐志,他的等级已经达到了56级,剩下的人基本上也都在50级左右。

        而在游戏当中,左旸现在的等级仅仅只能算是中下等的层次。

        然而就是这个等级根本不够看的家伙,偏偏又依然霸占着功力排行榜状元的位置……这样的反差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十分巨大的,也难怪陈怡会有如此一问。

        “我每天的在线时间你又不是不知道?!?

        左旸理所当然的笑了笑,看了一眼队伍成员信息之后,也是颇为意外的问道,“那你呢,你不是也才38级么?而且你怎么才‘驾轻就熟’?”

        “驾轻就熟”这样的实力评级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左旸现在的实力评级已经达到了“出类拔萃”,与“驾轻就熟”之间整整差了“融会贯通”和“炉火纯青”两个评级,或许这样的比较该是不够具体,那么好吧,当玩家加入一个门派学会一门内功和一门外功之后,实力评级就已经是“初窥门径”了,而“初窥门径”与“驾轻就熟”之间,也就只隔了一个“略有小成”而已。

        因此在目前阶段,“驾轻就熟”其实也就比同阶段进入游戏、每天就只专注于摆摊收货卖货赚差价的职业商人强了一丁点。

        而在他的印象当中,陈怡虽然不是游戏中的那种顶尖高手,但在工作室中实力也算是非常不错的,排进前三肯定没问题,而且这姑娘的性子一直都很要强,什么事情都会尽自己的努力做到最好,没有理由沦落到这种地步才对……

        “自打你送给我那份毒药配方之后,我在游戏里的主攻方向就变成了毒师,因此登录游戏之后大部分时间要么在炼毒,要么就在到处游走收集炼制毒药的珍贵材料,很少有时间刷怪练级?!?

        陈怡也是理所当然的微微一笑,说着话的同时,她便将自己在生活职业方面的身份信息发了出来。

        8阶毒师!

        她现在已经是一个8阶毒师了???

        这又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据左旸所知,所有的生活职业满阶都是9阶,到达9阶之后,这个生活职业便已经到达了大圆满的境界,几乎天底下所有的毒药只要有了配方,便都能够通过她的手炼制出来……除此之外,与其他的职业技能不同,毒师还能够通过自己炼制的毒药衍生出具有个人特色的攻击手段。

        这种手段可不仅仅只是像左旸这样的将毒药涂抹于武器、暗器之上,又或者是自己服下或骗敌人服下的常规手段……

        但具体是什么,左旸也说不清楚,因为目前游戏中根本就还没有人能够将毒师修炼到满阶,或者说所有的生活职业都还没有出现满阶的玩家,甚至连8阶的生活职业玩家也十分罕见,因此仅仅通过官网上的介绍,还无法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

        “厉害了啊,我的老板娘?!?

        左旸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感叹,顺手便又打开从未打开过的“毒术排行榜”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陈怡的“一米青丝”虽然不是第一名,但也高高挂在“毒术排行榜”的第二位,实力可见一斑。

        而第一名则是一个叫做“大朗来吃药”的家伙,居然也是一名女性玩家……在游戏当中,这种单纯凭实力进行排名的榜单可是很少出现第一第二名都被女性玩家包揽的现象的,难不成姑娘们在“毒师”这方面就是比男性有天赋?

        “只不过是比别人多花了一些功夫而已?!?

        老板娘陈怡则是非常谦虚的道,“还有你之前为工作室提供的‘盐帮踢馆’的攻略,其实也为我帮了不小的忙,咱们工作室后来从盐帮里面打出来的毒师心得书,基本上都被我一个人用掉了?!?

        其实那时候也有一段时间,工作室打出来的卦师和琴师的心得书也都给了左旸一个人,甚至一度还将他盯上了卦术排行榜和琴术排行榜的第一名。

        也是因此,他才能顺利的当上移花宫的“无缺公子”。

        只可惜生活职业的品阶越高,提升所需的心得也就越多,那些心得书能够起到的作用也会随之变得越来越小,再加上左旸的在线时间并不是太多,又有许多比提升生活职业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于是,渐渐的也就荒废了。

        到目前为止,他的卦师品阶还停留在5阶,琴师品阶也仅仅只有4阶,与之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提升。

        “主要还是你更有恒心,我就不行……”

        左旸挠着后脑勺嘿嘿笑道。

        “没有恒心的人可做不了功力排行榜的状元?!?

        老板娘陈怡笑了笑说道,随即又道,“有什么话边走边说吧,咱们也差不多该出发了,这‘毒王谷’位于苗疆十万大山之中,与隐世门派‘五仙教’遥遥相望,从苏州城过去可能需要消耗一些时间?!?

        “嗯?!?

        左旸点了点头。

        说起五仙教,与他也是有一些渊源的,当初如果不是他刚好在场,成功碾碎了九黎圣老茂沙的阴谋,只怕五仙教的教主白夙钰早已身死,教主之位也要易主了。

        如此说起来,他还是五仙教的恩人呢。

        “我们先去驿站租匹快马,这就动身?!?

        陈怡又道。

        “花那个冤枉钱干什么?”

        左旸却是又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最近刚学了一套双人轻功,施展起来要比驿站的快马方便快捷许多,今天刚好借着这个机会试一试效果,你过来抱住我的腰,走着?!?

        “还有这样的轻功?”

        陈怡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功法,就像左旸第一次从贺兰雪口中听说这门功法的时候一样,只觉得神奇的不得了。

        不过想到要抱住左旸的腰,陈怡心中却忽然又有一点紧张。

        虽然这并不是她与左旸最亲密的接触,最紧密的接触应该是上一次她病倒的时候,被左旸用公主抱的方式送去医院的那次……但想要这次她要主动去抱左旸,即使是在游戏中,她的心跳也是不自觉的加快了一些。

        “嗯,是古墓派特有的轻功,我也是偶然间学来的?!?

        左旸却是不明所以的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主动张开双臂背对着陈怡站到了她面前,“来吧,事不宜迟?!?

        “好……”

        然后,左旸就清晰的感觉到随着两条柔弱无骨的玉臂环顾他的腰,两团富有弹性的柔软压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卧槽???

        这一瞬间,左旸只觉得心脏一颤,心中的那只小鹿再一次差点直接撞死……

        天地良心,他刚才真心只是单纯的认为这样可以更省钱也更快捷来着,真没想其他的事情,直到现在,他才猛然意识到,他似乎正在以一种极为正当的理由占陈怡的便宜,不知道陈怡有没有这么想?

        应该没有吧?否则她难道还能心甘情愿的被自己占便宜不成?

        不知道现在解释的话……还来得及不?

        算了,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吧?

        ……

        如此心猿意马之中,左旸与陈怡反而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种略显潮湿的气氛当中,赶路的事情倒是丝毫没有耽误,很快他们就沿着官道走出了苏州城地界,深入了植被茂密的十万大山之中。

        “毒王谷”甚至都算不上隐世门派。

        因此在地图上更加没有标注,想要通过地图找到这个地方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因为是陈怡的奇遇,她在这之前已经收到了毒王谷谷主提供的具体坐标,自然也就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了。

        而左旸拥有【钟灵貂(进阶)】加持,轻功可以没有限制的使用,行进的效率自然也要比陈怡之前计划的快上不少。

        于是,还不到晚上9:30的时候。

        他们二人就已经到了一处位于一处峡谷之中的用竹子搭建而成的巨大院落面前,院落的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正是书有“毒王谷”三个大字。

        不得不说,因为此处地势较低,再加上那些竹子的外皮又呈现出一种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青绿之色,一般人就算是寻到了这附近,如果不是有人提前指引,也很容易就会忽略掉毒王谷的存在。

        “时间还不到,我们现在就敲门么?”

        看到毒王谷紧闭着的大门,以及竹子组成的院墙上面那数条缓缓蠕动着涂着红信子的斑斓大蛇,左旸回头冲刚一落地就立刻松开了他的陈怡问道。

        “呃……”

        陈怡好像有些失神,听到左旸的声音才猛然回过神来,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

        “咯嘚哒——咯嘚哒——!”

        清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忽然响起,左旸与陈怡回头望去,便见到一男一女正并肩骑着两匹快马从身后的密林之中钻了出来。

        然而与左旸和陈怡不同的是,这两个人却明显不是玩家,而是两名npc。

        男的叫做霍天都,女的叫做凌云凤。

        很快,两名npc就策马来到了左旸与陈怡面前,下得马来,叫做霍天都的男子率先冲左旸与陈怡拱了拱手,颇为和善的问道:“两位少侠应该也是来参加‘毒王谷’谷主发起的‘毒手无双’比试的吧?”

        “正是?!?

        左旸回了个礼,循着男子话锋中的意思,好奇的问道,“难道阁下也是?”

        类似的比试左旸倒也参加过一些,因此很确定只要是有玩家参与的活动,应该就不会有npc出现,毕竟npc与玩家的模板完全不同,从各个层面来讲都要比玩家强出不少,他们参与进来的话,这种比试就毫无公平性可言了。

        更何况面前的这两个npc一看就不是俗手……

        但他话中的“也是”两个字,却明显就是他们也要参加这场比试的意思。

        果然。

        “不错?!?

        霍天都点了点头,回身牵住那名女子的手,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夫妻二人前几日收到‘毒王谷’谷主的邀请,便马不停蹄的赶往此处,好在紧赶慢赶,总算还是赶上了,一会比试的时候,还请二位少侠手下留情?!?

        “我看,还是你们二位手下留情吧……”

        左旸回头看了陈怡一眼。

        他的【钟灵貂毒】虽然是可再生的毒药,但因为前些日子在活死人墓全部用掉了,现在也才刚刚从【钟灵貂(进阶)】身上收集到一份,显然不可能一下子对付得了这两个人,看样子……今天又是一场鏖战了。

        所以说,之前测算出来的“大吉”到底是怎么个吉法呢?

        “……”

        陈怡也是有些无语,在这之前她只知道只有排名非??壳暗囊恍┒臼Σ庞凶矢袷盏蕉就豕裙戎鞯难?,并不知道还会有npc来参加这场比试。

        “好说好说,点到为止?!?

        霍天都却是颇为“憨厚”的又冲他们拱了下手,连带着他的妻子凌云凤也是微微笑着施了个礼。

        正说着话的时候。

        “咯嘚哒——咯嘚哒——!”

        又有清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这次来的却是两个玩家,而且还是两个女性玩家。

        这一次,陈怡只是看了一眼,便主动给左旸介绍了起来:“走在前面的那个,就是毒术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人,她叫做‘大朗来吃药’,后面那个应该是她请来的帮手吧,我也不认识?!?

        “我认识?!?

        左旸却是笑着说道。

燕赵风采排列7